极速快3技巧赚钱方法

深度報道

泛東北水泥之路

 

   編者按 報于2019年1月21日、1月31日刊登《泛東北水泥之殤》《泛東北水泥之問》兩組調研報道,向讀者全面呈現了該區域水泥行業的產能嚴重過剩、全行業虧損現象,并剖析了其背后的成因。今日本報刊登此次調研報道最后一組《泛東北水泥之路》,邀請行業內外的企業家、協會負責人及專家學者共同為該區域水泥行業未來的健康發展建言獻策,希望能為泛東北地區水泥產業、國民經濟的健康發展貢獻綿薄之力。

  統籌:鐘云華劉彥廣

  特別報道組:劉秀枝張亞楠寧陽段丹晨楊洸張嬌嬌

  出路一

  嚴肅執行產業政策

  依法化解產能過剩

  “目前東北地區水泥產能已處于嚴重過剩狀態。雖然各地區行業協會積極發揮作用,組織企業逆境謀策、自救求生,尋求破解困局的辦法和出路,但由于產能過剩矛盾突出、行業問題多重復雜,僅憑行業協會和部分企業發力,作用明顯不足,不能從根本上解決上述問題。”泛東北區域水泥市場協調總負責人、吉林省建材工業協會會長徐德復向《中國建材報》記者表示。

  近些年來,東北地區水泥行業協會和企業確實絞盡腦汁,進行了多向探索和實踐,比如率先提出并執行錯峰生產、先試先行組建平臺公司等。由于泛東北水泥行業整體狀況進一步“惡化”,眾多專家及協會、企業負責人均向《中國建材報》記者表示,可將泛東北地區作為一個整體,實行水泥產業結構調整試點,依法依規化解產能過剩是最有效的措施。

  依法依規去產能

  違規置換要杜絕

  為了抑制產能過剩,國家先后下發了國發〔2009〕38號文和國發〔2013〕41號文,明確規定嚴禁新增產能,新建項目必須進行產能置換。但是,我國熟料產能從2009年的12.6億噸發展到2017年的20億噸,7年凈增7.4億噸。文件發了很多,伴隨而來的卻是新增產能的不斷增加。市場走到了與政策相悖的方向上。

  “38號文發布以后,泛東北地區水泥熟料淘汰產能1300萬噸,但新增的產能接近6000萬噸,一些大企業也存在產能置換指標不足的問題。”泛東北去產能領導小組秘書長于本良告訴《中國建材報》記者。

  “問題還是出在政策執行上。政策執行到位,遏制新增產能才有希望。”一位行業協會負責人說道。

  “不符合國家能耗標準、環境標準、質量標準的企業要依法依規清除。在這個基礎上,循序漸進逐步提高環境、能耗、質量標準,給一個改造時間,改造不了就關掉,這才是去除落后產能的有效措施。”雙鴨山新時代水泥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佟兆啟向《中國建材報》記者表示。

  “去產能要依法依規,要嚴肅執行產業政策。”中國水泥協會常務副會長孔祥忠表示,泛東北地區應根據國家對水泥企業的能耗標準、安全標準、環保標準、質量標準,以及各省區總量排放控制指標要求,制定嚴重過剩產能行業的去產能計劃,分階段積極推進。對部分水泥熟料生產線和水泥粉磨站,該關閉的關閉,該遷出的遷出,該限產的限產,該淘汰的淘汰,利用政策形成去產能的法規機制。

  在孔祥忠看來,泛東北地區水泥行業的困境唯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動真格地壓減嚴重過剩產能,拆除和關閉一批水泥熟料生產線,淘汰60萬噸規模以下的水泥粉磨站,行業形勢才能好轉。

  全國人大代表、內蒙古蒙西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化驗室主任、工程師劉麗芬告訴《中國建材報》記者,在泛東北地區,有的小企業雖然窯型、磨型合格,但環保標準達不到,應予以淘汰,不能任其成為“漏網之魚”;有些“僵尸企業”則在行業形勢稍有好轉時就“復活”,使去產能成效大打折扣。她認為泛東北地區水泥行業應加大淘汰落后產能的力度,建議把日產2000噸以下(不包括2000噸)的熟料窯、3.2M(不帶輥壓機)及以下的磨機,全部納入落后產能淘汰范圍。

  在遼寧云鼎水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亞春看來,泛東北地區一些省市政府主管部門產業規劃較弱,如果之前針對水泥和熟料都做過明確的規劃,并且嚴格執行下去,就不會導致后續問題頻發。當務之急是要嚴控新增。

  此外,還需認真清理現有違規置換產能。中國建材聯合會會長、中國水泥協會會長喬龍德認為,包括泛東北區域在內的全國水泥行業都應認真清理出違規置換產能的水泥生產企業和生產線,包括產能多次置換、批小建大項目、已停產關閉又重新作為置換產能復活的生產線。在摸清家底的基礎上,明確違規置換的項目,各產能置換清理領導小組匯總后抄報各省級工業主管部門按照文件規定實施淘汰,這應當作為水泥行業去產能的基本范圍。

  “違規的產能不去而去其他的產能,于情于理都是不公平。”喬龍德表示,因為中國現在水泥生產線都是新型干法工藝,不同的只是建設時間不同、規模不同、水平不同、排放和能耗達標水平不同,達不到標準的當然要淘汰,單位違規置換產能的必須淘汰。

  樹立政府信用強化管理權威

  在《國務院關于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國發〔2013〕41號文中提到,我國2012年底的水泥產能利用率為73.7%,明顯低于國際通常水平。而泛東北地區的水泥熟料平均產能利用率已經降到了35%以下,一些大型水泥企業的熟料產能利用率甚至在30%以下。

  遼寧富山水泥有限公司總經理姚潤泉認為,不管新增的產能是如何產生的,都應詳細地梳理,判定哪些適合留存,哪些不適合留存,真正實現去產能。“供給略大于需求,這才是正常的。如果不依法依規嚴肅執行已出臺的產業政策,平臺運轉再好,效率再高,產能過剩局面仍然解決不了。”

  于本良認為,核查違規新增項目,應該以2009年國發38號文為依據,對這一時間點之后建設的水泥熟料項目進行全面清理。

  遼寧省建材工業協會水泥分會一位工作人員也認為,泛東北地區首先應該從糾正水泥生產線違規建設開始,解決監管不力、執法不嚴問題,把業已生效的文件執行到位,應對〔2009〕38號文以來的新建項目,按照生產許可證逐年進行核查,全面掌握產能增長的可靠數據。

  核查之后該怎么處理?徐德復的建議是:省內違規核準或備案的水泥熟料項目,國土、環保、質檢等部門不予支持,已開工的必須停建,已建成的不得投產,若已違規投產的堅決予以查處。由此造成的經濟損失由投資決策的相關主體承擔;對于2013年41號文發布前核準的熟料建設項目,在有關部門認定前要暫停建設,也可參與區域市場整合,但需按現行政策要求落實產能置換標準,獲得有關部門認定后再實施續建,續建完工并完善各種手續后方可投產。

  對違規項目采取給出路的辦法:由國家相關部門依法吊銷生產許可證,待其解決產能置換指標后重新核發。推動合法產能和違規產能進行市場化重組,相互融合,妥善處理,依法壓減過剩產能。

  “依法治理產能過剩,不需要出臺新政策,不用國家出錢,只要對業已生效的文件進行整改即可。”于本良認為,這是一個樹立政府信用、強化管理部門權威、矛盾最少、見效最快的綜合治理措施。更重要是可以有效震懾違規新建,杜絕新增,成為運用法制化和市場化去產能的典型案例。

  本文執筆中國建材報記者劉秀枝

 

  出路二

  斬斷低劣假冒水泥滋生“溫床”

  暫停生產和銷售32.5等級水泥

  GB175-2007《通用硅酸鹽水泥》第3號修改單去年9月發布后,礦渣、火山灰質、粉煤灰三種硅酸鹽水泥仍保留了32.5等級標準。這樣也就意味著32.5等級水泥并未完全退出市場。

  此次調研中,眾多行業人士認為,全面取消32.5等級水泥問題還在爭論,最好的辦法就是進行試點驗證,用事實去解決爭論。

  “建議在泛東北地區進行試點,在2020年之前,暫停生產和銷售32.5級水泥。”泛東北去產能領導小組秘書長于本良表示,暫停生產和銷售32.5級水泥既不會影響工程需要,又可以有效解決32.5水泥亂象,進一步提高工程質量,保證建筑安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水泥熟料產能利用率。

  北方水泥有限公司總裁張傳軍認為,在泛東北地區進行水泥產業結構調整試點,比如暫停生產和銷售所有種類的32.5等級水泥,有非常強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且不會對其他區域市場造成影響。“東北如果能走出一條血路,就能為全行業找到一條可持續發展的路。”

  32.5等級水泥為何成為劣質水泥的重災區

  市面上32.5等級水泥的生產方,一方面是有窯的大水泥廠,另一方面是沒有窯的粉磨站。粉磨站無法自行生產水泥熟料,只能從大水泥廠購買熟料,再自行添加混合材生產水泥。由于增加了熟料購買和運輸的成本,如果與大水泥廠保持同樣的熟料配比,利潤空間將被壓縮甚至無利可圖。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增加利潤空間,他們通常盡可能多地添加混合材,所以很多粉磨站水泥熟料摻量不足。

  “據我了解,一些粉磨站混合材摻雜量能達到70%多,熟料的摻兌量僅20%多,混合材摻量嚴重超過國標,”遼寧天瑞水泥化驗室主任汪勇剛告訴《中國建材報》記者,“結果造成水泥強度的波動比較大。”

  “在市場上,有些32.5等級水泥熟料含量只有30%多,”黑龍江雙鴨山新時代水泥有限公司董事長佟兆啟也表示,“這樣的話,混凝土壽命原來都是80年的,現在來看可能30年都達不到了。”

  由于沒有一個準確的統計數據,因此我們無法得知,劣質的32.5等級水泥在市場上究竟有多大的量。汪勇剛告訴《中國建材報》記者,在遼寧地區,市面上的32.5等級水泥,有窯的水泥企業和無窯的粉磨站所生產的大概各占一半。總之,市面上32.5等級水泥質量參差不齊,而劣質水泥又多出自小型粉磨站,在東北水泥行業是業內人士心照不宣的事實。

  熟料摻量不足直接影響水泥的強度。在技術標準方面,水泥強度是水泥質量的主要指標。據汪勇剛介紹,國標規定的32.5等級水泥三天抗壓強度應大于等于10兆帕,很多粉磨站生產的水泥3天抗壓強度僅僅在11兆帕左右,擦邊國標,甚至有些水泥不能達到國標規定的強度,而大企業富余強度系數高,三天抗壓強度一般都能達到17兆帕~20兆帕。

  水泥強度富余不足直接影響到了下游的混凝土質量。混凝土的質量受到多方面不可控因素的影響,如原料質量不穩定、配比不好掌握,環境溫度、濕度等,如果水泥強度僅僅達到國標,那么在混凝土制備過程中的其他某一環節如果出現紕漏,就很容易影響下游的施工質量。

  更有一些違規生產廠家,為了使水泥強度達標的同時盡可能降熟料含量,會在水泥中摻加超過國標規定量的助磨劑,因為助磨劑中含有的工業鹽能夠激發水泥強度,但是過多的助磨劑增加了水泥的氯離子含量,配置成混凝土建造建筑物后容易腐蝕建筑物中的鋼筋,造成建筑質量的隱患。

  “這種破壞是慢慢表現出來的,多年以后,鋼筋銹蝕,混凝土慢慢開裂,再過十幾年后建筑物一下子就倒了,或者房子就得拆了。”汪勇剛告訴《中國建材報》記者。據了解,氯離子超標也已經成為近年來水泥質量檢測中常見的問題。

  另一方面,據了解,國內32.5等級水泥主要應用于砌筑、道路墊層、農村建設和各種大體積混凝土工程,如工業與民用建筑的基礎底板等。

  “一般賣到門市部,用戶以農村群體居多,通過零售流向農村市場,用于蓋房修路。”汪勇剛告訴記者。

  “一般蓋樓的話,是不敢用32.5等級水泥做梁板柱的,尤其框架結構或承重的結構更是不敢使用32.5水泥的,它主要應用于砌筑和抹灰。”佟兆啟也表示,由于32.5等級水泥在建筑工程中用于強度要求不高的地方,并不涉及關鍵承重部位,這就讓一些32.5等級劣質水泥生產者更加有恃無恐。

  暫停生產和銷售是最為直接和有效的措施

  在泛東北地區32.5等級水泥市場亂象問題的追溯中,市場監管乏力是非常明顯的,也是最直接的原因,但這個讓人詬病的原因,一直以來都沒能得到很好地解決。

  那么,32.5等級水泥市場亂象是否能靠加強市場監管來解決呢?“難!”汪勇剛認為。

  據了解,水泥質量的市場監管主要存在于幾個方面。生產廠家在水泥出廠前會對水泥進行檢測,并生成出廠檢驗報告單;國家、省、市三級水泥產品質量監督網對水泥質量進行監督,包括地方質監部門的定期質量檢查、國家及地方質監部門的不定期抽樣檢查;水泥產品的采購方在產品驗收前一般也會對水泥產品進行抽樣送檢。

  據了解,在水泥產品出廠前的質量檢驗環節,一般來說,合規的企業都會按照國家標準規定,進行水泥各項指標的檢測,并如實填寫出廠檢驗報告單,但違規生產的企業就會在出廠檢驗報告單上進行數據造假。

  “我們這邊的市場抽查顯示,粉磨站生產的32.5水泥強度波動較大。”汪勇剛向記者介紹,很多小廠化驗室人員配備不足,在各種指標測定方面不完善,比如說只關注強度,其他的化學分析缺失,比如說氯離子的檢測。

  據汪勇剛介紹,地方質監部門定期到廠家進行的檢查,由于長期的慣性,也讓違規生產的企業摸準了檢查的規律,一般都能提前做好準備,規避檢查。地方質監部門和國家質量監督管理總局進行的不定期市場抽查,由于抽查的頻率低,起到的作用也有限。

  “市場抽樣檢查一般能更好地檢測出不合格水泥,但流通領域的水泥產品抽樣檢查不多。”汪勇剛告訴記者。在采購方驗收檢查方面,除了部分具備檢測能力和條件的采購方,32.5等級水泥流向農村市場的使用方,一般也沒有檢測能力和條件。

  此外,由于混合材添加的種類和比例不能靠后期的檢測確定,這一檢測方面的漏洞,加大了32.5等級水泥監管的難度。一般合規廠家生產的32.5等級水泥會在出廠檢驗報告單中標明水泥成分和配比,但違規操作的粉磨站往往隱瞞真實的配比情況,填寫滿足國標規定的虛假數據。

  “這導致用戶在配置混凝土的時候,用量配比就不好掌握。”汪勇剛告訴記者。

  劣質水泥一旦流向下游,進入建筑施工階段,就會帶來無法估量的后果。有些在施工過程中被及時發現,只能拆除重修,建筑物拆除返工往往讓水泥使用方蒙受損失,導致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并且由于專業性強,產、銷鏈條比較復雜,對相關企業的責任認定存在一定難度,所以投訴維權比較困難。

  如果不能被及時發現,由于劣質水泥修建的建筑物潛伏期較長,很多質量隱患在多年后才能被發現,這時再進行追責更是難上加難,由此造成的建筑物短命所導致的社會資源浪費和對消費者權益的損害也是相當巨大的。

  “市場上的32.5等級水泥質量參差不齊,不同廠家的產品拿去檢測,質量懸殊太大,”佟兆啟表示,“下游的使用方可以用高標號水泥自行配制低強度等級的水泥,暫停生產和銷售32.5等級水泥對下游使用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是從國家的百年大計來說,劣質水泥造成的建筑質量隱患卻是深遠的。”

  “考慮到成本因素,32.5等級水泥還被大量用作砌筑水泥使用,其他方面的使用需求也可以通過自行配制來解決。”汪勇剛也表達了類似觀點。

  佟兆啟認為,在國家水泥如此過剩的情況下,32.5水泥還存在著這么多的瑕疵和質量問題,暫停生產和銷售可能是一個比較好的解決方法。

  “小粉磨站只能通過外購熟料、用勾兌的方式生產32.5等級的水泥,這種工藝也不可靠。有窯有磨的水泥企業才能生產42.5等級及以上的水泥,高端產品是我們的強項。”遼寧金隅冀東水泥貿易有限公司黨支部書記、經理張立清認為,暫停生產和銷售32.5等級水泥對于遼寧金隅冀東來說并沒有太大影響。

  在全國人大代表、內蒙古蒙西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化驗室主任、工程師劉麗芬看來,取消低等級水泥,保留高等級水泥,不僅有助于緩解產能過剩現狀,更有利于我國建立符合國情與國際接軌的標準體系,保證產品質量,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

  吉林省水泥協會會長翟懷宇認為,32.5水泥的全面去除是堅定不移的趨勢,新疆已經有很好的經驗,但最終還是要靠政府之手解決。

  本文執筆中國建材報記者張嬌嬌

 

  出路三

  產能置換掛鉤過剩比例

  錯峰生產執行動態管理

  為了給一些產能過剩行業先進技術的應用留出一個新增產能的出口,產能置換政策用心良苦;為了減少水泥工業對大氣環境造成的污染,錯峰生產應運而生。而這些現有政策在執行過程中,如何讓其同時更好地發揮去產能的作用,成為眾多行業人士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也成為專家們為產能嚴重過剩的泛東北水泥行業開出的一劑良方。

  將產能置換比例與過剩程度掛鉤

  按照工信部原〔2017〕337號文《水泥玻璃行業產能置換實施辦法》的規定,水泥熟料產能實行減量置換:位于國家規定的環境敏感區的水泥熟料建設項目,每建設1噸產能須關停退出1.5噸產能;位于其他非環境敏感地區的新建項目,每建設1噸產能須關停退出1.25噸產能;西藏地區的水泥熟料建設項目執行等量置換。即大部分新建水泥熟料的產能置換比例為1.25:1。

  “由于各地區產能過剩程度差異很大,一個標準置換,缺乏公平性和可行性,不利于水泥行業發展。”泛東北去產能辦公室秘書長于本良向《中國建材報》記者建議將產能置換比例與過剩程度掛鉤,動態管理:不過剩的不置換,少過剩的少置換,多過剩的多置換,更加切合實際。即本地區產能置換比例=1.25×(本地區產能過剩率/全國平均產能過剩率)。

  按著于本良的測算方法,目前全國熟料產能過剩30%,執行的置換比例是1.25:1,泛東北地區產能過剩66%,是30%的2.19倍。因此,泛東北地區產能置換比例應該是1.25×2.19:1=2.574:1。他將這種方式稱為“動態執行產能置換政策”。

  在記者采訪的過程中,和于本良有同樣想法的業內人士不在少數。中國建筑材料工業規劃研究院副總工程師林少鴻、金隅冀東吉林經貿有限公司經理王建明等受訪專家、企業相關負責人都認為,目前全國執行1.25:1的減量置換比例,過剩地區執行產能過剩政策時,應相應加大置換比例。就泛東北地區的水泥行業情況看,應適當提高置換的系數。

  事實上,相關的行業協會也有類似的建議。為進一步嚴格規范產能置換行為,著力推進化解水泥、平板玻璃過剩產能,中國建材聯合會日前向工信部遞交了一份文件《關于水泥平板玻璃行業產能置換實施辦法的補充規定》,其中建議:為了在置換產能中實現減量置換,根據當前產能嚴重過剩和實際需求逐年下降的實際,產能置換由原產能1.25:1提高為2:1,產能利用率在50%以下的地區為3:1。

  此外,這一文件還建議對當前的產能置換政策補充如下規定:凡水泥產能利用率低于70%的省份,不得引入外省的置換產能,跨省置換的建設產能和退出產能必須為企業集團(同一實際控制人)內部的等量或減量置換,不同企業集團間的產能禁止跨省置換。

  “跨區域產能置換的指標在真假性和合規程度上很難把控,容易出現指標造假等問題。”在中國水泥協會常務副會長孔祥忠看來,未來跨區域置換只會越來越少。此外,產能置換來的新項目還應該充分考慮環保性能,因此,相關部門應加大監管力度,從嚴執行減量置換比例。

  對于跨區域產能置換,史延田和吉林亞泰伊通水泥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均表示,要重點強調本區域內的動態產能置換,不能拿外面的產能來置換,因為這樣做容易造成更加過剩的區域布局,以及更加混亂的市場局面。

  雙鴨山新時代水泥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佟兆啟也同樣不贊成跨區域置換產能,他認為,現在全國各地都產能過剩,置換產能只是為新增產能尋找借口。以前違規新建的一些產能“合法化”了,違規企業趾高氣揚,守規矩的企業反倒吃虧,跨區域置換是沒有意義的,區域內置換可以考慮置換的比例。

  錯峰生產天數與產能過剩同比例增長

  水泥行業自2014年實施錯峰生產,今年已走進第六個年頭。經過幾年的實踐推進,全國水泥企業目前對錯峰生產的認識普遍提高,整體執行到位。今年冬季水泥錯峰生產到目前為止,運行平穩有序。但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水泥錯峰生產出現許多新情況、新變化:政策方面,為確保打贏藍天保衛戰,幾個月前政府提出禁止“一刀切”,同時提出對低排放企業區別對待,“豁免”政策在局部地區出現。

  另外,水泥行業自身積累的一些問題開始顯現,尤其是像在泛東北地區,水泥產能利用率繼續下降已經不足35%,連續三年多數企業都在虧損和虧損的邊緣。“避免采暖季污染物排放疊加”與“通過去產量抑制產能過剩”這一錯峰生產政策的初衷,面臨挑戰。

  錯峰生產政策繼續走下去,困難和矛盾加大;停止錯峰生產,在產能嚴重過剩未得到根本性扭轉情況下,水泥行業又會回到原點再打價格戰,行業災難又將重演!

  對于泛東北地區水泥的困境,史延田深有體會,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表示,東北地區雖然實行錯峰生產,但由于產能過剩嚴重,加之需求減少,目前的錯峰力度還不足以解決水泥企業的困境,在東北錯峰生產在時間上和執行監督力上都應加大力度。

  在水泥協會常務副會長孔祥忠看來,泛東北水泥的核心問題是行業集中度不高,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之一就是加強行業自律,堅持錯峰生產,主動調節供需關系。所有水泥企業不能以低排放等任何理由而豁免錯峰生產,但是又不能搞“一刀切”。因此,錯峰生產在政策的執行上應該一視同仁,做到公平、平等,但在具體執行措施上可以差別化對待,比如水泥窯協同處置可以在錯峰生產的天數上有所調整。

  “錯峰生產的主要作用是減少產能過剩和疊加排放,隨著產能過剩的加劇,正常錯峰生產已經不能發揮作用。”于本良建議對錯峰生產也進行動態管理,錯峰生產天數與產能過剩同比例增長:即本地區下年錯峰生產天數=2016年國家下達錯峰生產天數×(本年產能過剩率/2016年產能過剩率)。例如;泛東北地區與2016年國家下發錯峰生產文件時產能過剩增加了32%。2019年錯峰生產天數=5×1.32。應該執行6.62個月錯峰生產。

  本文執筆本報記者張亞楠

 

  出路四

  盡快設去產能基金

  爭取相關減稅政策

  泛東北地區水泥行業去產能已經迫在眉睫,在政府充分發揮調控、引領作用的同時,也必須運用市場化的手段,如通過建立去產能基金、對利用現有資產轉型的水泥企業減免稅收等方式,解決去產能過程中可能遇到的資金、債務以及人員安置等問題。但基金的設立,同樣需要相關政府部門的支持、監督與指導。

  建立去產能基金解決現實困難

  去產能過程中什么最難?不少企業負責人回答說缺錢最難。

  去產能,并不僅僅是關停一條生產線,關閉幾家企業那樣簡單,其背后還牽扯到員工安置、企業債務處理等諸多錯綜復雜的問題。而若想解決這些問題,需要相當數量的資金。

  以鋼鐵、煤炭行業為例,國家相關部委出臺了《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管理辦法》《關于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金融債權債務問題的若干意見》等政策,明確中央財政設立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對地方和中央企業化解鋼鐵、煤炭行業過剩產能工作給予獎補,鼓勵地方政府、企業和銀行及其他債權人綜合運用兼并重組、債務重組和破產清算等方式,實現市場出清。

  可以說,國家專項基金以及相應優惠政策的出臺,使得近年來鋼鐵、煤炭行業去產能的步伐大幅邁進,“十三五”煤炭行業和鋼鐵行業去產能的主要目標任務基本完成。

  但同屬產能嚴重過剩的水泥行業卻沒有國家去產能資金的支持。“就現實情況來說,強制讓誰退出,是不現實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建立去產能基金。正確地引導他們有序退出。”遼寧云鼎水泥副總經理陳亞春表示,“我們之前做過一些嘗試,但是都沒有做下去,這個事情還是需要國家來主導才能推動。現階段,國家主導煤炭和鋼鐵行業的過剩產能進行退出。雖然這個產業沒有他們的影響面大,但是這個產業涉及的工廠很多,覆蓋的人也不少,應當引起國家的重視。”

  在對泛東北地區水泥企業進行調研時,不少企業負責人都曾表示,一些效益不佳、面臨倒閉的小型企業,有退出轉型的意愿,但由于還背負銀行或民間貸款,債務問題無法解決,仍舊在生產。“有些小企業借著錯峰和行業自律帶來的價格提升,不但死灰復燃,還低價擾亂市場。”

  “本來要關閉或者愿意被淘汰的小企業眼見有利可圖,又開始招工生產,事實上也給去產能工作增加了一定的難度。”一位工信部門的負責人也曾這樣對記者說道。

  另一方面,受到近年來泛東北水泥行業市場需求大幅下滑的影響,一些大型水泥集團營收不佳,單單依靠一家企業出資進行兼并重組變得比較困難。“去產能不是一家企業的事情,留下的企業都有義務為退出的企業買單。”泛東北地區水泥業內人士已經達成了這樣的共識。

  也就是說,如果水泥行業能夠建立去產能基金,淘汰相當一部分相對落后產能在泛東北地區并非天方夜譚。此外,為了加快去產能速度,泛東北地區各省在工信部門的支持和指導下,先后成立了產能整合平臺,為基金的建立與運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分區動態計提

  爭取稅收優惠

  通過建立去產能基金加速去產能步伐雖然已經成為共識,但去產能基金的設立涉及方方面面,如何收繳?誰來收繳?誰來監督?都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基金的設立首先要由國家審批,也就是說,去產能基金能否成形離不開政府的支持。在收繳方面,各大企業負責人均認為,政府財政統一收取,應是比較好的方式。“征收上,可以由稅務機關征收,我們可以支付相關的傭金,征收的標準上,需要成立專家委員會,針對各種情況,制定嚴格詳細的標準。”陳亞春說。

  中國水泥協會常務副會長孔祥忠曾按靜態估值測算并建議,如果2019年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拆除日產2000噸及以下熟料生產線,且按噸熟料產能100元補償,2019年,每噸水泥銷售分別需繳納18.5元、19.14元、12.04元、21.42元去產能專項基金;如果2020年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拆除日產2500噸熟料生產線,且按噸熟料產能100元補償,2020年,每噸水泥銷售分別需繳納18.5元、30.21元、27.12元、80.04元專項基金。同時,他也建議去產能專項基金引入固定收益基金或信托投資,延長2~3年的基金收繳期,使每年每噸水泥去產能專項基金費用在30元左右。

  還有專家建議每年按照過剩程度的20%進行壓減,目前的過剩產能分五年退出。每噸熟料投資按450元計算(含余熱發電),扣除應計提折舊、經營期間收益和5%的殘值,每噸產能可以補償160元。全國每年需要產能退出資金198億元,每年可以退出熟料產能1.24億噸,水泥行業減債198億元,每噸水泥需要計提去產能基金8.63元。按照市場原則,退出產能去產能基金應該由存續企業買單,在增加的市場收益中提取。

  基金的提取方面,則應根據過剩程度,分區動態計提去產能基金比較合理。泛東北地區熟料產能過剩0.74億噸,分5年退出,每年需要退出0.15億噸,需要退出資金24億元,按照目前水泥銷量,每噸需要計提去產能基金29.52元。這種計提方式可以讓企業負擔逐年較少,在銷量不變的情況下,每年計提的去產能基金會下降20%。

  中國建筑材料工業規劃研究院副總工程師林少鴻則認為:“建立去產能基金屬于政策性基金,國家又在逐步減少政策性基金的建立,還要考慮可操作性,企業是否能接受。如果給去產能基金加一個時間限制,在幾年內完成去產能的使命后隨即取消,可能更容易實現。”

  此外,不少企業負責人也呼吁,希望政府能和煤炭、鋼鐵一樣,在水泥行業去產能的過程中給予一定的稅收優惠。雙鴨山新時代水泥責任有限公司董事長佟兆啟就表示,水泥錯峰生產停窯半年,希望政府有關部門能在土地使用稅和房產稅方面給予一些優惠政策,減輕企業的負擔。

  吉林建材工業協會會長徐德復還提出,一方面,政府應支持水泥企業轉型發展對利用現有資產轉型,包括出租取得的收益給予減免稅收待遇,待投資全部回收后結束;另一方面應當允許企業稅前扣除退出資產減值。

  本文執筆中國建材報記者段丹晨

責編:唐崢耀

极速快3技巧赚钱方法 足球竞彩购买稳赚软件 香港最快現场开奖结果 赛车前三稳赚技巧 临平名鼎国际小费 重庆时时彩 打三公怎样才能赢钱 盛大娱乐官方网站下载 球探体育比分 红马计划下载 推牌9的十赌九赢秘诀